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当前位置:主页大都会娱乐 > 文章阅读 > 亲情文章 > >

我的母亲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丝丝白发儿女债,道道深纹岁月痕”,转瞬三十载,我们已成人,母亲却丝丝白发,道道深纹了。曾经,我对母亲说,我要她幸福,不要她掉一滴眼泪。可如今,每见母亲娇小瘦弱的身影,我就无比愧疚,实在想不起来我为母亲做过什么。

  母亲,兄弟姐妹共四人,在她三岁那年外婆就辞别了人世。外公,不仅人老实,而且多病,加之阶级成分不好,日子特别难过!大舅,是家里的顶梁柱,凡事他拿主意。家里缺粮,大舅就偷偷地去地里刨点红薯或土豆,趁着半夜夜深人静时煮熟了,然后将兄妹几个一一叫醒,等到大家吃饱公鸡差不多也开始打鸣了。难怪母亲总对我们念叨,“要不是你大舅,就不会有你这个妈了”,在她看来,大舅犹如生身父母。

  随着岁月的增长,我们兄弟俩逐渐懂事。记得那时,母亲稍有出错,奶奶就会无休止的训斥她,母亲却总跟没事似地轻柔一笑。时间一长,我俩便为母亲抱不平。

  一天中午,趁奶奶睡觉,我们就往凉蓆上倒凉水。奶奶醒来后,吓了一跳,但没有责骂我们,反而拿了糖来,我们坚决不要,而是要她对母亲好。事后,本以为母亲会表扬我们。没想到,从没动手打过我们的母亲,脸色紫清,声音颤抖,风也似地到了我们跟前,双手像钳子般地牵住了我俩的耳朵,“她,可是你的奶奶呀,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懂得孝敬老人呢!”说着,母亲就松开了手,自个儿伤心地哭了起来。

  是啊,母亲这人,怎么说呢?在别人眼里也许就是一个极普通的农村妇女,而且只字不识。但对于我来说,母亲的份量却比泰山还重,好些时候我都想好好地写一下我的母亲,但终归未能成文,因为我特别害怕,我笨拙的文笔会有损母亲的形象。

  母亲,总是默默地做着事情,从不多说。有一年父亲去了内蒙,母亲就常去问神求签,一天刚回家就急促地催我,“快发电报给你爸,让他快回,我求了一个下签!”,直到长胖了一点的父亲平安无事的站到她的跟前时,母亲才总算高兴了起来。

  中学时,我和弟弟分别于两所中学住校,母亲便忙了起来,不断地给我们送菜,由于母亲对学校作息时间不太了解,所以有时赶不上点,有一天母亲来时,我们课间休息完,不到五分钟。母亲的身影在窗外晃了一下,很快就走了,我的心也静了下来,心想母亲走了就好,千万别冻着,外面可是寒天大雪啊。一堂课的时间很快过去,当我从教室出来时,母亲来了,从怀里拿出了被她用棉衣裹得暖暖的菜盒,而母亲自己,脸色特别地难看,嘴唇明显发紫,母亲的手好凉,当我抓在手里时,我竟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妈妈,你为什么不让老师叫我,你在寒风中可是等了近一个小时啊!”见我这样,母亲笑了,“哭啥,没出息,我还得给你弟弟送菜去呢,安心学习啊。”

  母亲,就这么简单,习惯性地做着一些她认为很简单的事情。本来,我有两婶:二婶,在成都;大婶,在老家,但身体不是太好,而且脾气也相对要差一些,三个儿媳中首选母亲的性子最好。奶奶瘫痪后,母亲主动要求伺候。俗话说“久病无孝子”,但三年来,直到奶奶去世,每一天,母亲都手把手给奶奶喂饭,还要为奶奶端屎递尿数十次,就是酷热伏天,也从无怨言,无论谁进到奶奶的屋子,都很难闻到一点异味,因此,乡亲们无不赞叹母亲的孝道。那时,父亲见母亲瘦了好些,很是心疼,也曾抱怨过,对在外做官的二叔最为不满,他的条件最好,对老人的关照却最少,这种话父亲就说过那么一次,再没说过,因为母亲特别生气,“我妈死得早,我懂的东西少,多亏了老母亲教我呢,你的妈就是我的妈,你跟他们比啥?尽自己的良心嘛,这么简单的事,我又不是做不了!”

  因为母亲的善良与热情,很多乡邻都会找到母亲帮忙,小到纳鞋底,大到别人借钱,只要自己稍微能行,她都绝不拒绝。甚至有外来收废品的人,路过家门渴了、饿了,母亲都会毫不犹豫地给人以帮助。

  三十多年来,母亲从没对我们兄弟俩说过一个“爱”字,我们也一样,从来不说,也许只有行动才是最好诠释。离家十一年,我渐渐感觉到,母亲越来越絮叨了,总是不厌其烦地叮嘱我穿暖吃好,在外好好干……我们要在家一天,母亲就一天不闲,一会问我回了家是否习惯,一会又找来件衣服叫我别着凉,一会又问我们喜欢吃什么……我偷偷地问父亲,“母亲咋变得这样了?”父亲的脸色“唰”地难看了起来,“你妈没变,我看是你变了,你知不知道,你妈怕耽误你工作从不问你回来不,但每到年底她却总对我说天天梦到你!”

  父亲的话让我怔在了那里,我注意到,母亲的白发又新添了厚厚一层,额头的岁月痕更深了,手背上的血管,如条条蚯蚓在爬行……这都是因为我们?因为我们是母亲的儿子吗?

  每次临行,本就不多的行李,硬是被母亲和父亲抢到了他们的肩头,尤其是母亲,个头不高,特别瘦弱,我不让她拿,她却非要跟我争,我说我空着双手,让路人看着也不舒服啊,母亲火了,“长大了,你就不听妈的话了吗,我愿意,关别人啥事!”拗不过母亲,我只好随了她。很快,母亲满头大汗,我要换她,母亲依然不让,而且还乐呵呵地冲我笑,“你记住,长多大你也是我儿子!”就这样,我们走一程,母亲絮叨一程,直到我独自拿起行李时,我才真正领悟到“母爱”的含义。

  弟弟在广州打工两年,母亲曾多次来电,“阿文,你弟弟的电话老是不通,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你给我试试,联系上了,就让他给我们回个电话!” 母亲的话,总是那么简单,连一个“想”字都听不到。弟弟去世后,我们从广州回来,半夜到家,那晚的雨很大,母亲已开了门在等着我们,母亲木然地坐在那里,身子明显地颤抖着,好久没有说出一句话来,也没对我说太多的话,只是问我,儿子,回来了,外面的雨好大啊,你将阿武放好了吗,你冷吗,你累了,快睡吧,对,饿了吧,妈给你做饭去.……我,不知道如何安尉母亲,静静地去了卧室,就在我刚刚躺下的时侯,我听到了母亲凄厉的痛哭声。那晚,我们谁也没睡着。第二天,母亲起得很早,见我早起,母亲生气了,你够累的了,怎么不多睡会儿。面对母亲,我无言以对,我明白,这是母亲希望她的另一个儿子好好的活着。

  回到单位后不久,一天夜里九点,父亲突然来电说,晚间回家途中,母亲遭遇了毒蛇,现在已从脚下肿到了膝盖。怎么办?我的脑袋就像被人打了一闷棍似的,我不知道,假如我的母亲有点什么闪失,我的日子还要如何走下去,我实在是没有往下面想的勇气,我想回家,可是现在最需要的是急救,一句话,我的母亲不能有任何闪失。大舅,我想到了大舅,他在街上方便叫车,我立即打了电话给他。然后,我才让母亲接电话,是母亲的声音,而且我的母亲在哭,听到我叫了一声妈后,我们母子俩几乎在同一时间里痛哭失声,母亲的话让我出乎意料,“阿文,假如妈不在了,你怎么办啊,我的孙子,你的父亲怎么办啊!”听到母亲这么一说,我的“火气”直往上蹿,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妈,说什么呢?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千万别着急,只要你不着急,很快就会好的!”当时,父亲也对我讲,老家有不少被蛇咬的人都被看好了,所以我的心总算不再悬着了。

  从那以后,我就总是做一些回到老家的打算。我想,因为弟弟的离开,父母所遭受的失子之痛是特别巨大的,回到老人的身边多陪陪他们可能会好些,没想到母亲说,“我们都习惯了你们兄弟俩长期在外的日子,就当你们都还在外面,还要好多年以后才回来吧”。我理解母亲的心情,在父母跟前我总要伪装出多么地坚强,有谁知道,当我欲转身离开母亲的时候,我的泪竟是那么地随意如流水。

  每一次回家,每一次离别,每一次生病,每一次……都会让我特别的想我的母亲与父亲。几年前,我将母亲接到北京呆了两月,以后想让她再来时,母亲说啥也不来了,她说她不习惯,其实不用想我也知道,母亲是不想给儿子增加负担,但我又实在是无法勉强母亲不愿意的事情。

  每当我要从家里离开的前夜,天还没亮,在朦朦胧胧中我就总会听到一个不太清淅的声音,细细一听,我才明白,那是母亲在为她临行前的儿子祷告,祈求主赐与他力量,赐与他平安。看到母亲双手交叉,虔诚的默默念叨地样子,我真的好难过,母爱如天,母爱如海,但做为儿子,在任何时候,我做到母亲这样了吗?我需要认真地反省,也像母亲那般的虔诚。

  父母,都是最无私最伟大的。父母对我们的爱,作为儿女,我们倾其一生也无法报答!我们只有好好的生活,才是对父母之爱的最好回报。至今,我也想不起来:我为父母亲做过什么?好像什么也没有!

  写到这里,我的心湿了,我的眼睛湿了,这辈子我欠父母的太多太多。我想,天下为人儿女的朋友们,也许大家做的都比我好,比我多,但我今天还是要说:朋友,趁父母有生之年,尽我们的最大能力吧,愿天下父母都开心!


分享到: 更多
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