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当前位置:主页大都会娱乐 > 毕业论文 > 哲学 > 逻辑学 > >

“否定的辩证法”是否定辩证法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内容提要: 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理论由于包含着改造马克思主义的企图,因而被划入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阵营中,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人物也自诩继承了辩证法的传统,实际上, 社会批判理论由于无条件地强调辩证法的否定性方面而走向了否定辩证法的哲学道路。

在 20 世纪思想史上,法兰克福学派是以激烈的社会批判理论引人注目的,而这一理论的哲学基础是“否定的辩证法”。其实,否定的辩证法并不是辩证法,而是辩证否定观的绝对化,是在辩证法的旗号下对辩证法的否定。本文拟通过介绍马尔库塞的《理性与革命》和阿多尔诺的《否定的辩证法》二本著作中关于辩证法的观点,来认识辩证法绝对化的危险。


一 . 马尔库塞的“否定的辩证法”

马尔库塞的《理性与革命》是一部力求通过研究黑格尔哲学,来为社会批判理论寻找哲学基础的学术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马尔库塞极力去发现批判的黑格尔。他不仅在早期黑格尔那里发现了作为政治学范畴的国家整体和作为伦理范畴的文化整体的否定内涵。而且,通过对黑格尔逻辑体系的考察,把握客体、主体、实在、因果性等一系列范畴所标示的否定统一体。他通过对黑格尔精神哲学的考察,去揭示制度化了的交换关系整体、法律制度整体对个体的否定,并进一步超越这种否定。马尔库塞甚至干脆把黑格尔哲学称作“否定的哲学”。也就是说,马尔库塞完全是用“否定”这一单一的色彩来妆扮黑格尔的,在他看来:

在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中,“自我意识必然证明其自身的世界被分成了对立的两个领域,一个领域是人在其中受制于他的劳动,以至于劳动限定了他的整个存在;另一个领域是一部分人占有和拥有另一部分人的劳动,由于这种拥有和占有而使其成为主人。” [1] 由于这两个领域的存在,自我意识就只能从其“对立”的意识中获得自由。因为,作为客体的整体束缚了我的自由,致使自由是走出思维的领域,进入自我意识完全实现了自己的世界。要实现这一点,就需要对现实持积极的“否定态度”。马尔库塞认为,这种积极的“否定态度”正是法兰克福学派社会批判理论所正在身体力行的。

黑格尔的“逻辑学”主要是一种批判的手段。黑格尔的辩证法具有否定的特征,否定构成了辩证理性的本质,趋向理性的真正概念的第一步。“在实在运动的过程中,否定是必然的。否定揭示出,特定的形式中没有什么是真的。”因而,否定是事物存在的基础,“一事物的实在的质料部分是由这一事物的否定所构成的,是由它所排斥和扬弃的作为其对立面的东西所构成的。” [2] 否定是本质,它迫使其自身对存在状态的超越。存在在变化的过程中分解,存在的无限统一是一个否定的统一体,它包含着所有的质和量的规定的否定。每一个规定的性质都是与自身相对立的,因而无论是自在的存在,还是自为的存在,都不是存在于 世界中任何一个地方的质和量的统一体,而是所有规定的否定。

因此,所谓统一体“似乎由于一个过程而是这样的统一体,在这个过程中,事物否定了一切单纯的外在性和他性,并把它们和能动的自我联系起来。”所以,实际上统一体只不过是“否定的整体” [3] 。

马尔库塞紧紧抓住黑格尔“过程”思想,指出统一或同一是一个过程,即统一或同一不是一个永恒的和孤立的实体,而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事物都与其固有矛盾相抗争,并展示作为抗争结果的自身。也就是说,“同一包含着事物的对立和差别,表明了自我矛盾和一个与矛盾相伴随的统一。每一存在都使自身陷入否定,并只有通过否定之否定才达到它所是的东西。它把状态和关系的多样性分割成无数其它的事物,这些其它的事物对于它来说完全是外在的,但当它们被本质的影响所征服时,这些事物则变成综合真正自身的部分。统一因此也就是‘否定的整体’,它被表明是实在的结构,它也是‘本质’。” [4]

在对黑格尔“政治哲学”的考察中,马尔库塞提出:在现代社会中,各个个体是分立的, 社会无法使他们统一起来,一切为了个体的完善而展开的自觉活动都不可能发生。自由与个体无缘,个体的存在成了自由的否定形态。因为,个体是处在被束缚的地位上的,他们自身并不能作为自身的过程去选择自由。因而,个体若要获得自由,首先要成为主体,占有自由意志,把自由视作自己的本质。然而,自由意志是两个方面或两种活动的统一体:一方面,“个体能够从每个特殊条件中抽象出来,并经过否定,回归到纯粹自我的绝对自由中”;另 一方面“个体的自由是适应一个具体条件的活动,自由地、肯定地作为特殊个体的存在活动,又限定了自我”。 [5] 马尔库塞显然是赞赏自由意志的前一个方面的,因为 , 它不断地对每一个特定的条件进行抽象、不断地进行否定,这所意味着的是不断拒绝所有已建立的社会和政治形式。

当然,马尔库塞必然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当个体的自由意志仅仅属于个体时,能否对所有已建立的社会和政治形式加以拒绝?马尔库塞认为,这一问题的解决,也需要从黑格尔体系的根源中去寻找,即从否定概念中去寻找。马尔库塞说,黑格尔的政治哲学所固有的历史矛盾,决定了他没能够根据自己的否定原则为个体的充分发展安置一个空间。社会批判理论正是要在黑格尔停步的地方继续走下去,突出黑格尔哲学中否定的意义,使黑格尔哲学彻底化。

同样,在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中,马尔库塞要求发现被黑格尔揭示出来的“那些使历史成为理性的整体的规律和趋势”。马尔库塞复述黑格尔的思想说:“向更高的历史水平的前进首先要求存在于所有实在中的内在的否定力量占上风。但是更高的水平终究将达到;在实现自由道路上的所有障碍都将被克服;最终取得拥有自我意识的人类的成就。” [6] 历史理性经历东方阶段、古希腊罗马阶段和德国基督教阶段,每一更高阶段对前一阶段的超越都证明了世界精神在否定中向着自我意识实现的方向进步。

马尔库塞的《理性与革命》写于 1941 年,这时,社会批判理论尚未获得哲学论证。马尔库塞意识到黑格尔哲学中的否定观对于社会批判理论的意义,但却未把否定作为最高的哲学范畴。然而,在阿多尔诺 1966 年发表的《否定的辩证法》中,否定范畴就被抬高到至高无上的地位。

二 . 阿多尔诺的否定的辩证法

阿多尔诺的《否定的辩证法》是一部试图为社会批判理论提供全面系统的哲学论证的著作。在这部著作中,阿多尔诺提出,仅仅去发掘辩证法的否定内涵是不够的,认为必须在“ 辩证法”之前冠以“否定的”这一定语,才能更彻底地突出辩证法的否定特征,才能表明社会批判理论的绝对否定性。

阿多尔诺认为,辩证法作为普遍解释原则决不能停留在对表层的解释上,而是要求对现实的内在联系作以批判性反思。因此,辩证法只能是否定的。客观实在决定了在辩证法的同一性规定中起作用的整体力量就是对同一的否定,从而证明同一是不真实的。因为,未被思维调和的实在整体是属于矛盾的,即只能在矛盾中思维的整体。现实中的矛盾本身就是反对现实的矛盾,哪怕在最简单的意义上,现实中的矛盾都是作为一种否定性的力量在起作用的。既使在哲学中,运用同一性范畴去肯定事物的作法,一旦在概念的体系中进行分解和综合的推理时,也就会陷入否定它所思考的总体这样一种自相矛盾中。而且,运用概念去命名或概括事物的行为本身就是否定事物的活动。

在近代社会,商品的可交换性表明:不同商品具有同一的质。但不同商品之间的同一性是由特定的社会模式决定的。同样道理,哲学中的同一性原则也是传统哲学模式的要求。就是说,传统哲学是在不同的事物中抽象出了同一的质,从而把整个世界看作一个总体,哲学体系则成了与这个总体相对立的思维总体。同一性是一个虚假的哲学原则。但哲学概念却把这个虚假的原则实在化了,并在虚拟的实在之上建构总体。所以,在传统哲学那里,同一性是总体性的基础,正是因为哲学建立起了同一性的观念,才出现了世界的总体性。当同一性被证明仅仅是思维的原则时,总体性也就被证明是非统一的。阿多尔诺认为,否定的辩证法正是从这一点开始了它的思维进程的。对于否定的辩证法来说,它的任务就是去“探求思想和事物的不相称性,在事物之中体验这种不相称性。”否定的“辩证法不必害怕被指责为不管事物的对抗性是否被平息都坚持客观的、对抗的固定观念。在未平息的总体中,任何个别的事物都是不平静的。”因为,“辩证法倾向于不同一的东西。” [7]

因此,在阿多尔诺看来,辩证法在哲学史上所实现的变革就在于从同一性向非同一性的哲学转向。对于辩证法来说,唯一的信仰就是否定。既使在黑格尔那里,“早在写《精神现 象学》的导言时,黑格尔就接触到了他正在阐释的辩证逻辑的否定性意义。” [8] 当然,对于黑格尔通过同一性达到对同一性的否定这一点,阿多尔诺是不能同意的,所以他并不把黑格尔的辩证法视作真正的否定的辩证法。不过,他认为,黑格尔由于把概念看作是内在地处于运动之中,从而部分地摆脱了同一性的强制性,达到了从前辩证法向辩证法的转换阶段。

显然,阿多尔诺是容不得任何肯定性的,他把那种由黑格尔所发现的肯定与否定的辩证统一看作是前辩证法的遗迹。他批评黑格尔用同一性来平息辩证矛盾、平息不能解决的非同一物的做法,是向纯粹推论的复归。

阿多尔诺所理解的辩证法只有一个原则,即绝对的否定,他说:“被否定的东西直到消亡之时都是否定的”。不过,阿多尔诺一再声明,这种绝对否定的辩证法决不进行抽象的否定,而是进行现实的否定,即坚持不懈地否定它不愿意认可的现存事物,即使否定之否定也不会意味着肯定,他说:“否定之否定并不会使否定走向它的反面,而是证明这种否定是不充分的否定。” [9] 如果认为否定之否定能够走向肯定和同一性的话, 那只能是一种一开始就从肯定性出发的唯心主义幻想。黑格尔体系结构必然解体的命运恰恰说明,黑格尔把“否定之否定看作肯定”的做法是违背辩证法的原则的。当黑格尔体系反映了同一性的总体性要 求时,它是反辩证法的;而当它抵制同一性的总体性的压力时,它又是辩证法的。

无论黑格尔哲学是怎样的反辩证法,却开始了从前辩证法向辩证法的转变。因为,他虽然要求实现肯定的目的,但他通向肯定的道路却是否定的过程。因而否定的辩证法并不抹杀与黑格尔哲学的联系,相反,否定的辩证法正是把辩证法彻底化,即在一切哲学范畴中发现其否定性内涵。

比如,就本质范畴而言,它就是一个被继承了的而被保持在否定的辩证法之中的概念。但是,与传统哲学的理解不同,本质不再是事物中稳定的因素,不是事物存在的同一性和肯定,也不是许多事物中的共同性和一般性;否定的辩证法是从“事物所是的样子和它们应是的样子之间的矛盾” [10] 中来理解本质的。本质所表明的是事物既存在又不存在,是事物的否定性。正是由于这种否定性,世界才不是它应是的样子,而是它实际的样子,同时,它实际的样子又是永不停息地遭受着本质的否定的。

阿多尔诺说,最能证明概念否定性的是主体与客体范畴,主体与客体“这两个概念是作为结果而产生的反思范畴,是表示一种不可调和性的公式。它们不是肯定的、原始的事实陈述,而是彻底否定的且只表达非同一性。” [11] 作为结果的反思范畴,主体与客体已经远离了事物而对事物的个别性作出确定无疑的否定。另一方面,主体与客体这两个范畴各自都包含着对自身的否定,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够对主体和客体作出绝对的理解。主体不完全是主体,客体也不完全是客体。主体包含着否定自己的客观因素,而客体也包含着否定自己的主观因素。而且在主体和客体总是不确定的这一意义上,它们各自的否定性恰恰是它们的本质。

阿多尔诺以自由问题为例,指出, 17 世纪以来,哲学家们对自由问题表现出了特殊的兴趣,试图为自由找到坚实的基础。然而,哲学只去探讨抽象的自由,生活的自由、经验的个人却越来越远离于它。即使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也完全失去保护,因而他就象逃避瘟疫一样逃避自由。人们自愿地服从统治,在自我异化中堕入同一性的桎梏。这样一来,“整个时代、整个社会不仅缺乏自由的概念,也缺乏自由的事情。” [12] 所以,他认为,自由成了哲学的谵妄,是对这个世界的邪恶和不自由的否定。如果从“反映”的意义上来看的话,那么,在“现代意义上的个人出现之前来谈论自由,不管把自由说成是一种现实还是说成是一种要求 都是不合时代的错误。” [13] 在阿多尔诺看来:“自由只能按不自由的具体形式在确定的否定中来把握。在肯定性上它就成了一种‘仿佛’。” [14]

对于否定的辩证法来说,关于自由的探讨只是它的众多实例分析中的一个。阿多尔诺所要说明的是:对自由的否证恰恰是渴求自由的一种“否定的”表现。可见,阿多尔诺为社会批判理论制定的理论基础是一种完全的、绝对的否定观。他的口号是:否定的辩证法决不思 索规律,也决不遵从任何戒律,它对一切与自身倾向相反的东西作永不停息的批判。在《否定的辩证法》的序言中,阿多尔诺宣布:“否定的辩证法是一个蔑视传统的词组”,它从柏拉图一来的辩证法传统中清除一切肯定的因素。无论对于实存的社会历史还是对于思想体系,否定的辩证法都深入其中,从内部去破除一切内在性的关联。否定的辩证法就是一种批判的力量,适用于这种力量的还是黑格尔的格言:辩证法吸收了对手的力量并使之转而反对自身;不仅在辩证的个别中如此,而且最终在整体上也如此。” [15]

列宁说过:真理超越一步就会变成谬误,法兰克福学派的所谓“否定的辩证法”正说明了这一点。辩证法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它的任何一个方面、任何一个范畴都不应被突出到凌架于这个体系之上的位置。否则,辩证法就会变成反辩证法。法兰克福学派为了强化它对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极力强调辩证法的否定观,这不仅不能真正地为社会批判理论提供坚实的哲学基础,反而由于践踏了辩证法而失去了哲学基础。使社会批判理论成了充满激愤的、牢骚满篇的谩骂和诅咒。这对于批判资本主义社会来说,是无济于事的。单就理论而言,否定的辩证法实际上是对辩证法的否定。

注 :

[1] [2] [3] [4] [5] [6] 马尔库塞 : 《理性与革命─ - 黑格尔和社会理论的兴起》, 重庆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04 页 , 第 112 页 , 第 129 页 , 第 134 页 , 第 168 页 , 第 209 页。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阿多尔诺 : 《否定的辩证法》, 重庆出版社 1993 年版,第 150 页 , 第 154 页 , 第 157 页 , 第 165 页 , 第 172 页 , 第 213 页 , 第 214 页 , 第 227 页 , 第 407 页。


分享到: 更多
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