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当前位置:主页大都会娱乐 > 毕业论文 > 英语论文 > 英美文学 > >

试析《艰难时世》的基督教视角解读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论文关键词:艰难时世 救赎 圣经教训 世俗化的宗教思想
  论文摘要:目前对狄更斯的《艰难时世》的评价主要分为两派,一是揭雾了资本主义的五陋和罪恶,二是时人性和人道主义的宣扬,作家本身的作品态度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重视。其实,这是一部充满了救赎和圣经教训的作品,情节和人物都有圣经的影子,同时也反映了作者世俗化的宗教思想。
  狄更斯是19世纪英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被马克思列为现代英国的一批杰出的小说家之首。在《艰难时世》( Hard Times)这部作品中,他用辛辣的笔触和幽默的语言描绘了工业革命时期英国的社会图景。对《艰难时世》的评价基本上可以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它是一部“社会问题小说”,揭露了资本主义的丑陋和罪恶,如辛未艾川;另一派却认为它是对人性和人道主义的宜扬,如约翰·罗斯金。爱克罗伊写的狄更斯传记里中,引述了狄更斯对自己作品的看法:“我最关切的事以及我最擅长的事情是,唤起我可爱的同胞一点我们主的教导……我最强烈的例子都是从新约而来的。而所有社会伤害的例子都来自远离新约的精神。”爱克罗伊也说过,狄更斯的“每一本书都有一个明确的圣经经句的教训,而这经句乃是从基督的口中直接发出来的。”本文正是以此作为出发点,试图从基督教的视觉去解读这样一部富有争议的作品,目的不是为了判定孰是孰非,而是提供一个新的角度,即一直被忽略的作者自己的观点去解读这部作品,希望可以成为对这个作品评价的第三派。
    1.路易莎等人的救赎与圣经的教训
    救赎是基督教的重要主题。救赎就是救人脱离罪恶,“过犯得以赦免”(以弗所书1: 7).“脱离一切患难”(创世纪48; 16),“命脱离死亡”(诗篇103; 4) ,“脱离阴间”(何西亚书13: 14)。在圣经里,耶和华指引摩西带领以色列民走出埃及,救赎他们脱离做奴隶苦工的悲惨境地;耶稣行神迹,治病救人、驱魔赶鬼、使死人复活,也是一种救赎;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的盗贼临时悔改,得蒙神的赦免,得到救赎。
    在《艰难时世》中,救赎是主要围绕着女主人公路易莎的成长历程进行的。路易莎和弟弟成长在一个“在生活中,除掉事实,我们不需要别的东西”的环境当中,父亲葛擂硬从小就教育他们不能有任何的幻想和想象。压抑着自己的天性的路易莎长大之后成了一位“既无热情,又傲慢又冷淡”的女人。她麻木地接受了她教育给她指引的命运,嫁给了比自己大30岁的工业家、银行家庞得贝。后来,风流俏皮的贵族子弟赫德豪士不费吹灰之力就俘获了她寂寞敏感的心。就在她决定与赫德豪士偷情之际,她的内心却受不住感情的煎熬与良心的折磨,冒着暴雨跑回了娘家。在一场撕心裂肺的真情告白之后,父女彼此得到了谅解,在西丝的帮助之下,把赫德豪士吓走,路易莎保全了自己的名节。
    路易莎命运转变之突然,狄更斯给出的解释是她内心里“使生命不致于变为行尸走肉状况的那些无法低估的东西”,这是一种狄更斯自己也深信不疑的“善良天性”,她的救赎是一种自我救赎。如果是这样想的话,就特错大错了。因为即使路易莎暂时悬崖勒马,但只要赫德豪士继续纠缠,她想必还是难以逃脱堕落的结局,这一点她自己也是很清楚的。圣经说,“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救赎只能通过神,别无他法。救赎是一种赐予的恩典,神有时直接救人,有时也通过袍的仆人进行救赎世人。我们可以把路易莎的然醒悟看做是神在唤醒她未泯的良知,更重要的是,在她的救赎当中,西丝就是神安排给她的拯救者。马戏团小丑的女儿西丝被葛擂硬收养然后救了他一家,这和摩西被埃及人收养而后来救了被埃及人奴役的以色列人多么的相像。神有他的救赎计划,圣经说“这恩典是神用诸般智慧聪明,充充足足赏给我们的,都是照袍自己所预定的美意,叫我们知道袍旨意的奥秘,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的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以弗所书1; 8一10)神的恩典,在你以为它已经离弃了你的时候,它就降临了,正如马戏团班主史里锐先生说的,“爱有它自己的打算,也可以说没有打算。”

    值得注意的是,另一主人公斯提芬并没有得到像路易莎这样的救赎。斯提芬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好织工”,婚姻不幸,与瑞茄相爱但是格守道德,庞得贝想收买他,工会想拉拢他,他都拒绝了。在他看来,“一团糟”的法律救不了他,工会只会带来害处,瑞茄也爱莫能助,他唯一的解脱就是死,才能找到“他的救主的安息所在”。读者通常给好人斯提芬的悲惨命运寄予了极大的同情,但这正是应验了圣经所说的,“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这种安排恰好反映了作者对待资本主义罪恶既同情又觉得无法改变、寄望其自行改良的逃避态度。
   2.西丝与基督教三美德的统一
    三位一体的耶稣基督,是基督教的神,枪代表的是基督教的三美德:信心、希望与仁爱。在《艰难时世》当中,狄更斯同样给西丝赋予了这三种美德。
    西丝从来没有丧失过对生活的信心。即使是被父亲遗弃,她都相信父亲是爱她的,是为了她好才离开的。即使是葛擂硬也不得不承认,“她到死都会相信她父亲是真正喜欢她的”。没有了父亲的西丝,就像在旷野中的耶稣一样,在生活的试炼中坚持着信念,靠得就是对父亲始终不渝的信心,而信心,正是得救赎的唯一方法。西丝在发现父亲离弃她时的告白,令人马上想起了耶稣在十字架上的临终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马太福音27; 46),一样的“叫人伤心”。西丝是葛擂硬一家的希望所在。她就像“一种美丽的光辉照耀着对方心中黑暗的地方”,西丝身上有种葛擂硬太太临死都没有搞清楚的“一样东西”,西丝的存在令死气沉沉的石屋带来生气,让以往叫人难受的东西不再难受。西丝使葛擂硬家里的小女儿变得那么的温柔、对人是那么的深信不疑而富有怜悯。西丝也是路易莎得救的最后希望。路易莎抱着西丝时的恳求,“原谅我,可怜我,帮助我!现在我极其需要有人来帮助我,你要怜悯我,让我把我的头放在你友爱的心坎儿上吧!”而这一切的交托,正如人把重负和困苦交托给神一样,得到了西丝的无条件的允诺和拯救。西丝的身上还时刻散发着爱的感染力。妙爱困苦的人,为听到穷苦人的苦难而痛哭,帮助瑞茄寻找失踪的斯提芬;她把爱无条件地给了一直视她为敌人的路易莎,关心她,保护她;西丝的爱从来没有因为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是那样的坚定,就连专讲事实、铁石心肠葛擂硬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热情的、恳挚的青年女子”。
    3.狄更斯世俗化的宗教思想
    虽然本文从宗教的角度挖掘了狄更斯在《艰难时世》处处流露的基督教思想的影子,虽然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流露出来的感情是那样的真挚,他在抨击资本家的丑恶时是那样极尽挖苦讽刺的能事,但是,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狄更斯描写成一个笃信宗教的人。乔治。奥威尔就曾经说过“他无疑是‘信’宗教的,但是作为人们虔诚信奉的那样的宗教似乎没有怎么揉进他的思想之中。他作为基督徒的时候总是在他类似本能地站在被压迫者一边反对压迫者的时候。”诚然,狄更斯在故事当中反对剥削工人,但是他对工会也是无情讽刺的,把工会领袖塑造成为一个激进的小资产阶级代言人、煽动家。他让最应该得到解放的斯提芬默默地接受了死亡的命运而不是选择抗争,正是对这种资本主义前进过程当中无法避免的牺牲一种无奈的接受。在小说里,狄更斯饶有兴趣地描述了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史里锐马戏团的生活,并为行为荒诞的马戏团成员配上一颗颗真挚热忱的心。他还在小说中明确表示反对强迫工人信教的做法,认为工人要求发泄的欲望必须得到充分的满足,认为他们这样做是“自然的规律”。他让最卑贱者身上体现出平等、仁慈和博爱的精神,让最美好的人性在艰难困苦时保留着坚韧的生命力。他鄙视蔑视人民疾苦的国会议员,认为“一个蔑视人民疾苦的国家,配不上神的名字”,他认为“看不到穷人”的人是“不信宗教”的人。在他眼里,神“不是一个无情的、冷酷的偶像,面前摆着手足束在一道的牺牲品,自己象个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大怪物”,有幻想、有温情的理智就是个“仁爱的神”,这种“仁爱的神”的精神,卡扎明称之为“积极的仁爱精神”,也是埃德加。约翰逊所说的“圣诞节精神”。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狄更斯所信奉的宗教更多是一种朴素的人道主义精神,他的宗教是一种通俗的宗教,而这种宗教正是他认为是最后的可靠的宗教。

分享到: 更多
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