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当前位置:主页大都会娱乐 > 毕业论文 > 英语论文 > 英美文学 > >

浅谈对《苔丝》两种译本的比较研究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摘要:文章通过具体实例从翻译时对原著的理解、措词及文体风格的把握这三方面对《苔丝》的两个译本进行比较分析,探究各自译本的特点及存在的利弊。 
  关键字:翻译;苔丝;译本;比较 
   
  近些年来, 外国文学名著被重新译成中文版的现象屡见不鲜, 但其中不乏有“滥译”、“抢译”的现象,因此有必要对这些译本进行比较研究,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现仅取两译本:人民出版社1984年出版的张谷若的译本《苔丝》(简称“张译”)及南京译林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孙法理的译本《苔丝》(简称“孙译”)从三个方面进行比较,包括对原著的理解、翻译过程中的措词及翻译的文体。 
  一、对原著的理解 
  翻译的过程主要包括对原著的理解及表达。表达只不过是翻译的最终结果,而理解却在翻译过程中起着决定性的意义。在一定程度上,表达的不确切实际上是译者对原著没有充分理解所导致的。 
  一些人认为翻译中最大的问题是在目标语言中找到与原著相对应的词与结构,恰恰相反,译者最难的工作是要能充分理解所译文章内容的指称意义和联想意义。除要知道单词意义及句法关系,还要明晰众多修辞格的细微差别。正如一位优秀的译者总结他的问题,道:“如果我真正理解文章的意义,就能很容易地翻译它。” 
  理解源于对词汇、句法、修辞及文章深层结构的分析与综合。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应更注重语言的联想意义甚至这部作品的精髓,而不能只停留在表面结构。下例两译本表现出对《苔丝》不同程度的理解。 
  (1) Don’t you really know …that renowned knight who came from Normandy with William the conqueror, as appears by Battle Abbey Roll? 
  张译:你真不知道你就是那有名门将种德伯氏的嫡派子孙吗?德伯氏的始祖是那位英明盖世的裴根德伯爵士,据《记功寺谱》上说,他是跟着征服者威廉从诺曼底到英国来的。 
  孙译:你真地不知道……这位骑士大名鼎鼎,是跟随征服者威廉一起从诺曼底来的。《巴托修道院文卷》上就有记载呢! 
  在张译本中,Battle Abbey Roll被译为《记功寺谱》,更显中国特色,不易理解。虽然此处附加了注解,但是还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战争及功名。除此之外,“寺”和“修道院”给人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印象。Battle此处也为一个地名,与它的另一含义“战争”毫无关系。而Battle Abbey是此地的修道院,Roll是藏于其中的文卷,卷宗,因此此句孙译更为确切。 
  二、翻译过程中的措词 
  翻译更确切地说是一个措词的过程,即选择符合原著内容的合适词义。人们常规的语言体系在诸如词汇结构、习惯表达、修辞手法及文化背景等方面都有着显著差异,而各种语言的词汇在特殊的语境下又有着各种不同的意思,再者语言语境加之非语言因素如社会、文化、语域、说话人语气及原作者意图等都会影响译者的措词甚至将词义发生较大的转移。因此,词义的选择不应仅限于它的所指词义,下例恰好展示了两译本中措词的特点。 
  (2) Their chatter, their laughter, their good-humored innuendoes, above all, their flashes and flickerings of envy, revived Tess’s spirits also. 
  张译:她们的闲谈,她们的笑声,她们的旁敲侧击的趣话,更加上她们闪闪烁烁的妒意,使苔丝的精神也复活了。 
  孙译:姑娘们的欢声笑语,善意的影射,特别是她们出于羡慕的七嘴八舌,使苔丝的精神复活了。 
  原著中,flashes和flickerings的同时使用构成了英语头韵修辞手法。句中两个单词为同义词,译为“不稳定地出现”。张译本使用了汉语中AABB式叠词,不但没有失去原著的词义,还与原著头韵保持了形式上的统一。孙译本用了“七嘴八舌”,却是对词义的另一种解读。同时,对于envy的词义,他们分别选用了“妒意”和“羡慕”两词,由于理解的差异,措词有所不同。 
  由此可见,虽然措词是一个细节问题,但是却起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因此,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要逐字逐句地进行推敲揣摩,并译出最佳译本。 

三、翻译的文体 
  翻译中的文体可以说既抽象又具体,抽象是因为文体风格隐藏在文章的字里行间之中,而具体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其风格的表达主要是对原著的语言风格进行转译,包括文本的语音、节奏、词义和句法等风格的转译,这也是翻译过程中最难把握的一部分。下例充分体现了两译者在文体风格上的特点。 
  (3)The spectral, half-compounded, aqueous light which pervaded the open mead, impressed them with a feeling of isolation, as if they were Adam and Eve. 
  张译:平旷的草原上面,一片幽渺凄迷,晓光雾气,氤氲不分,使他们深深地生出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好像他们就是亚当和夏娃。 
  孙译:漫于空旷的草原上的晨光灰白凄清,半明半暗,饱含着雾气,给了他们一种与世隔绝的印象,仿佛他们便是亚当和夏娃。 
  张译中的“遗世独立”出自苏轼的《前赤壁赋》,有飘飘欲仙的感觉,刚好符合原文中苔丝与克莱尔每天最早起来,在空旷的草原上顿生孤独与隔绝之感的意境。而孙译保留了原句与世隔绝之义,没有引用中国文化中的诗词让读者加深对那种意境的体会,这也正是孙译本的特点。孙译更多于“异化”翻译,很多部分保留原著句式与表达习惯,再现了原著的原汁原味,带有异国风味。而张译更多于“归化”,大部分体现汉语的语言特色,两译者都形成了各自不同的文体风格。 
  四、结语 
  通过对两译本《苔丝》中具体例子的比较研究,发现两译本都能很好地展示出原文的风采,对原著的理解、措词及文体风格都有着各自不同的见解,张谷若译本更具有中国文学特色,重现了原著的故事情节,孙法理译本更多的跟随原文风格,体现原著特色。当然,“既然莎士比亚也会打盹,翻译中偶尔有疏忽之处也是不足为怪的。”张谷若对原著不断的修改,几近成癖,其中尚有误差,孙法理也曾说过“瑕疵都源于对全局的若明若暗”。两版本各有其利弊,因此,后来译者应充分吸取两者精华,翻译出越来越多更高质量的文学作品。 
   
  参考文献 
  [1] 谷启楠. 理解原作是文学翻译的关键. 中国翻译, 1998 (5). 
  [2] 申丹. 论文学文体学在翻译学科建设中的重要性. 中国翻译, 2002 (1). 
  [3] 孙法理. 苔丝. 南京:译林出版社,1992. 
  [4] 托马斯·哈代. 德伯家的苔丝. 上海: 世界图书出版社, 2003. 
  [5] 张谷若. 德伯家的苔丝. 北京: 人民出版社,1984. 


分享到: 更多
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