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当前位置:主页大都会娱乐 > 毕业论文 > 英语论文 > 英美文学 > >

试析女性独立人格的成长—论简·爱在反抗中的成长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本文已影响
  论文关键词:小说《简·爱》 简·爱 独立人格 成长
  论文摘要:本文解读了英国著名女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成名作《简·爱》。此小说被誉为英国文学史上第一部女权主义小说,也是世界文学史上一部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本文从“女英雄”式人物—简·爱这个形象的成长历程和她敢于与命运杭争的个性入手展示了其反杭性格萌芽、产生、发展和高潮四个阶段,以揭示主人公独特的人格魅力及其所负载的文化内涵。
  一、引言:一部鼓励无数女性的“成长小说”
    《简·爱》是人类文学史上一笔珍贵的遗产。它塑造了一个对爱情、生活、社会及宗教都采取自主、积极进取的态度,敢于斗争、敢于争取平等地位的女性形象。这个形象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她地位卑微,又瘦又小,并且不美,但她自尊自爱,有独立的人格,在男权制的社会中,试图摆脱男子的歧视和压迫。这是夏洛蒂·勃朗特的一个创举。贫穷的家庭女教师简·爱。凭着对女权与平等的强烈追求,执着地捍卫她的独立人权,追求真爱。她表现出的不凡气质和丰富情感征服了千万读者的心,也激励了无数女性在社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实现自己独立的人格,开创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也正因为这一点,《简·爱》成就了它在小说史上奇迹般的突破,使简·爱成为英国文学史上最光辉的女性形象之一。
    本文意在通过解读简·爱实现独立人格的成长故事,反映妇女在男权社会的悲惨处境,强调妇女平等权利的问题。小说的始末构成了简·爱反抗精神形成、发展的历史,贯穿全书的是她自幼以来的反抗精神。从整部小说来看,简·爱的反抗性格的形成与个人的成长经历了五个阶段:盖茨海德一罗沃德学校一桑菲尔德一圣约翰家一桑菲尔德。
    二、反抗意识和独立人格初步形成—盖茨海德
    由于父母早逝,简·爱从小就被收养在富裕的舅舅家里,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不久舅舅也离开了人世,舅妈里德太太是一个冷酷、虚伪的人,她对待简·爱像对佣人一样,对自己的孩子却百般溺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简·爱的境遇是可想而知的。为了能被里德太太的家庭所接受,她曾试图讨好他们。但事与愿违,里德太太还是无法接受她,并将她视为眼中钉。不仅如此,残暴的表兄约翰把简·爱当作头一样殴打,她不畏强暴,奋起反抗,怒斥他道:“你这男孩真是又恶毒又残酷。”“你像个杀人犯……你像罗马的皇帝。值接着便和他发疯似的扭打起来。这次不畏强暴的反抗壮了简·爱的胆量,她从心底发出悲愤不平的声音:“不公平啊!不公平!”当约翰·里德再次用书将她砸得头破血流时,简·爱的愤怒终于化成了勇敢的反抗,作为反击,她将一个重盒子扔向他。不公平的命运注定她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当她的舅母在布鲁赫尔斯先生面前怒斥她时,她觉得自己的人格正在遭受无情的践踏,心中的屈辱与愤怒让她再一次反抗:她大胆地责问舅妈。
    从某种程度上讲,简·爱的第一次斗争取得了胜利。这使她内心有了某种解脱和满足感,坚定了信念,更加坚强地成长。不可否认,在反抗之初,简·爱也有过犹豫和退缩。开始,她并不想反抗,只想着怎样尽量去忍受和克制。即使被关可怕的红房子,她也怀疑是否是自己错了。她甚至请求里德太太的原谅,不幸被一口回绝。不仅如此,离家前夕痛斥了里德太太后,她竟然感到自己是个“孤独的胜利者”。最后,她才开始为自己受到不公正对待而斗争。她感到,自己一定要顽强地生存下去,取得和别人一样平等权利,而唯一的出路就是反抗。在此过程中,她第一次尝到了反抗的喜悦,这是她反抗斗争的第一次胜利。
    三、反抗性格和独立人格进一步发展—罗沃德
    如果说在舅妈家简·爱的反抗性格萌发了的话,那么在罗沃德学校,这种性格得到进一步发展。在来罗沃德之前,她曾一度认为来到罗沃德就可以摆脱以前的痛苦生活,开始崭新的人生旅程。但事与愿违,这是一所惩罚肉体以“拯救灵魂”的、人间地狱般的“慈善”学校。学校里的种种打破了她的梦想,推动着她反抗意识的进一步发展。在这黑暗的环境中,她犹如一棵生命力顽强的小树,在人世的风雨中艰难地成长起来,日臻成熟。从小就处于逆境使她养成了疾恶如仇的性格。对牧师虐待孤儿的卑劣行为,对学监的侮辱,她毫不宽恕。刚到的第一天,她目睹了海伦因鸡毛蒜皮的小事被斯卡契尔德小姐无情地撵了出去。在她看米,这些惩罚是难以容忍的。这以后,她更加感受到罗沃德的可怕:每天都得背诵枯燥的经文,吃难以下咽的食物,因“莫须有”的罪名招致惩罚、凌辱甚至挨打……但简·爱并未因此沉沦,也未失去生活的信念和理想。她渴望爱,也渴望被爱。相似的境遇使简·爱和海伦成为一对患难姐妹。海伦受虐待却一味顺从时,她义正辞言地说:“我要是换了你,我就讨厌她,我就向她反抗。她要是用那个教鞭打我,我就把它从她手里夺过来,当着她的面把它折断。”她向海伦大声疾呼:“狠狠回击,反抗到底。”简·爱的反抗精神在艰难环境中,在八年含辛茹苦的岁月里得到了更大的锤炼。这正是她反抗性格的进一步深化。
    四、反抗性格和独立人格日趋成熟—桑菲尔德
    受不了罗沃德沉闷窒息的空气,简·爱辞去了工作,来到桑菲尔德庄园做一名家庭教师。当时家庭教师的职业受人鄙视。由于从来都处于孤独、无人怜悯的环境,简·爱对自己的人格看得很重。在与主人罗切斯特第一次见而时,她并不像一般人那样,因为自己出身微贱而显示出奴颜媚骨。她在性情粗暴的罗切斯特面前不卑不亢,毫无自卑感,她对罗切斯特说:“我们站在上帝脚跟前是平等的—因为我们是平等的。她时时维护着自己的尊严,以求得到做人的权利。她的不凡的品质赢得了罗切斯特先生的欣赏。她的出现,使他对生活重新充满了热切的渴望和追求。衣着寒酸的简·爱与那些浓妆艳抹的贵族小姐们形成鲜明对比,她在这些所谓的有钱有教养的太太、小姐面前落落大方。她凭着自身的人格美、精神美,吸引住了罗切斯特,赢得了罗切斯特的爱情。他们的相爱显然是对等级森严的资产阶级门第观念的挑战和反抗。简·爱的反抗性格在这里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她深爱着罗切斯特,但面对那令人陶醉的爱情,她没有迷失方向—当她发现自己与罗切斯特的爱情不可能实现时,她勇敢地向罗切斯特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我不是鸟,没有罗网捕捉我。我是个有独立意志的自由人。我越是孤独,越是没有朋友,越是没有支持,我就越尊重我自己。”终于,她不留恋金钱与“地位”,毅然决然地跨出了桑菲尔德庄园大门。简·爱拒绝了不平等的爱情、不道德的感情,以非凡的自制力,克制了自己对罗切斯特强烈的爱,毅然离开了桑菲尔德庄园,体现了她拒绝苟且之爱,追求完美爱情的人格魅力,也昭示着她已经独立地掌握自己的命运。
    五、反抗性格和独立人格之顶峰—圣约翰家
    离开了罗切斯特,被圣约翰兄妹收留,简·爱始终保持着自尊自重。恢复了健康后,她在一所乡村学校当了教师。她不但自食其力,而且因为教学工作受到人们的尊敬。突然之间得到的叔叔留下的巨大财产并没有使她沦为金钱的奴隶,她把得到的遗产慷慨地和表兄妹分享。与人分享钱财使她感到莫大的快乐,也使她达到了博爱、乐观、淡薄名利的境界。乡村牧师圣约翰忠于自己的宗教事业,对他来说,所有的爱情、亲情、友情都要建立在这一基础上。但他是一个刻薄、冷酷、自私的人,竟对简·爱提出求婚。简·爱一开始就很清楚:圣约翰并不是真心爱她,而是因为钦佩她,她可以做他传教布道的得力助手。她却认为婚姻应该建立在相互平等的基础上。由于他们在爱情观念上的分歧,因此,她拒绝了圣约翰的求婚,拒绝了表兄的“无爱之爱”。她不愿失去自我而作为上帝布道的工具,她毅然拒绝了没有爱情的婚姻。这同时,她也反抗了当时的绝对权威—宗教。简·爱维护了自己的独立人格,她的反抗性格在这里达到了顶点。
    六、反抗性格和独立人格之升华—重返桑菲尔德
    简·爱的“重回”其实更深刻地体现了她的反抗性格,重回一个令她伤心欲绝的地方需要更多的勇气和执着。当她听到罗切斯特超自然的呼唤“简!简!简!”时,她毅然回到了桑菲尔德庄园。这一次她面临着更大的考验:桑菲尔德庄园被大火烧毁了,她深爱的罗切斯特先生已从富甲一方的健康庄园主一落而成为一无所有的残疾者。他的妻子也已纵火“自焚”。而简·爱仍像原来那样善良、勇敢、反抗、独立。她并没有被这巨大的反差所吓倒,主动与罗切斯特先生结婚,这从侧面表现了她要求平等的坚强意志和蔑视传统道德的可贵精神。他们的这种婚姻正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之上的。最后的大团圆结局最终完成了对简·爱的塑造:她终于凭着自己的反抗与奋斗使自己走上了一条幸福之路,她的反抗性格和独立人格最终得到了升华。这无疑也暗示了妇女在反抗社会不公平、不平等待遇上必将取得胜利,以超凡的个性和强烈的感情始终勇敢地面对逆境和苦难,捍卫自己的人格。千千万万个女性都能从她身上找到追求平等与自由的反抗精神力量。
    总之,小说《简·爱》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向往自由、爱憎分明,具有强烈的反抗精神的新女性形象,通过简·爱一生与现实斗争,争取独立人格和平等待遇的故事,反映了当时妇女和儿童的处境和所受的不平等待遇,呼吁全社会正确认识妇女平等权利的问题。整个小说的始末,构成了简·爱反抗精神形成、发展、升华的历史,诊释了主人公人格的成长史。《简·爱》可以称之为一部人生教育的小说、一部谈论人生哲理的女性成长小说。在作者所处的时代,以及现代、未来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分享到: 更多
大都会娱乐_大都会娱乐官网 | 大都会娱乐欢迎你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